男频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高天之上 > 第51章 伊恩·银峰的消失 (1w3,大章,求月票!)

第51章 伊恩·银峰的消失 (1w3,大章,求月票!)(1 / 2)

在联通了大以太环流的心之世界中,伊恩得到了诸多‘其他平行时空中的自己’的记忆,而这份记忆并没有因为他放弃成为星神,回归泰拉而消失。

实际上,他已经得到了自己许多‘前世的记忆’,不过这一切始终以伊恩这一世的记忆和人格为主。

毕竟,这不是同化他我,亦或是收拢平行时空自我……伊恩自始至终都是‘伊恩’,而现在,他就是最年轻亦可走向最远方的伊恩。

也是最强的伊恩。

伊恩感应到了,不仅仅是那四道来袭的霞光,这个世界所有的第五能级强者,都在注视着自己。

他们都在等待他用出那震撼天地万物的神力,他们中未必都怀有恶意,但是他们的确好奇,的确渴望,的确想要体会那种‘未知’的力量。

而伊恩决定满足他们。

因为,在无尽时空中,这些‘敌人’与‘窥视者’,也一样是他的老师,长辈与守护者,伊恩比谁都清楚他们的执念与愿望。

他们既然想要体会,就让他们体会。

所以,就是现在,就是此刻。

站在银峰之巅,青年一臂抬起。

层层叠叠宛如书页一般的以太在他手中收束,青色的光辉流转,倒映着漫天银色星辰。

无数平行时空的记忆铭刻于以太之上,统治世界的王者与毁灭世界的魔王于书页记忆中漫步,他们自遥远的过去亦或是未来投来一瞥,然后也都笑着,都感慨着。

他们——伊恩们——同时抬起手。

‘——环——’

‘环’是无限的单位,‘环’是无限的源头与结尾,‘环’就是无限本身。

即便还未完全完成,但这些许‘星神的特征’也足以让伊恩使用出超乎寻常的力量。

凛冽飓风之中,伊恩一剑斩出,令星球大气为之移动。

浩浩荡荡的狂风携裹着无尽云气,朝着整个泰拉大陆四方而去,无论是火山炎地,亦或是沙漠热土。无论是冰霜绝境,亦或是远云山巅……不仅仅是那四道被击退,扫开的霞光,大地之上,所有正在关注伊恩之人,都迎来了一场雨。

一场或是如丝飘荡,朦胧如雾的细雨;亦或是天河倒倾,如海如瀑的暴雨。

无尽水幕,风雨漫卷,呼啸间席卷天地。

整个泰拉都迎来了一场迅捷的雨。

无论是已经回到了飞焰地的蜕蛹者,亦或是还在路途中的苍星。无论是苍天王庭,还是远剑港。所有注视着银峰领的第五能级,全部都被这风雨席卷,明明已经是第五能级,却居然从这风雨中感受到了一阵阵刺骨的寒意,那雨滴更是如刃如剑,朝着他们当头压下。

——伊恩的剑中有意志!

恒远之风感受到了,这风雨并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伊恩意志催动的‘天地异变’,那风雨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普通的雨水,唯有他们这些能够感应到以太中蕴含信息的人才会被其中寄藏的实质化意志攻击。

当然,她是伊恩的盟友,所以她遭遇的攻击与其说是攻击,不如说是某种示范——一种用纯粹的意志和不朽性贯穿世界,令以太顺应自己的意志而反应的技术!

只要意志足够强大,哪怕是相隔数千里万里,升华者一动念,远方的自由以太,自然源质灵能就会产生反应,顺应着升华者的意志化作雷霆烈焰,风雨寒霜!

甚至……一丝剑意,便可化作天灾!

而精通灵能的苍星感受更深,这位暗中已经与伊恩联手,但是却不直接站队的第五能级强者从伊恩的力量中感应到了一种更加明显的特征。

——念在人在,如若意志充盈天地,则是无处不在!

以太超越时空,顺应意志而行,无论远近,无论早晚,只要感知到了,就要中剑!

这就是,星神的特征……可以超越时空,超越光速,隔着数光年,超光速操作其他空间事物的能力!

【这是虚境,虚境超越时空的本质,就是源自于‘意志’!】苍星有些恍然:【源质化作物质,灵能化作虚境,当源质灵能合二为一,化作以太之时,物质与虚境也将化作首与尾,化作‘环’!】

正如同炎之轮回那般,只要有足够强大的意志,环就是轮回,火焰永远不会熄灭!

【难怪,难怪伊恩说虚境机神才是我们灵魂应当走的道路,我们的灵魂就应该缔造出领域,缔造出属于自己的亚空间,小虚境】

【而物质世界,就该像是阿克塞尔那样,缔造出物质世界的‘国度’!】

【国度与虚境相合,才能缔造出像是光界那样的‘纯粹以太’——就像是伊恩,缔造出泰拉之心与不动坚城,两者借光素熔炉合一,才能缔造出‘星神’的雏形!】

苍星此刻终于明白,伊恩在新大陆对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人类早就握住了成为第六能级的钥匙,但是所有人都各自为战,都各自为王,故而无人将钥匙统一,开启那扇大门。

——伊恩·银峰是门,是钥匙,亦是开门者。他的目的,就是令门扉开启,光芒外溢。

无限的能源固然重要,但说到底,不过是融合素材罢了!没有物质世界的强韧肉身作为国度的基础,足够强大的灵魂凝聚出属于自己的虚境,根本就无法踏入第六能级!

诸第五能级,看似强大到了极限,但大多只是掌握了‘技巧’与‘肉体’,或者‘能源’其中的两方面,最强大的阿克塞尔,也不过是掌握了三者,对于灵魂的奥秘,他们也把握不清。

反倒是烬之王,因为天生的禀赋,以及靠近光界,故而掌握了‘技巧’与‘灵魂’,得以缔造出不一样的‘炎之轮回’。

这是因为虚境因为天坠的混乱而变得朦胧,如若是前纪元文明的虚境,如若整个泰拉都和平统一,那么整个虚境的奥秘就将自然呈现。

这也是前纪元文明,能自然缔造出虚境机神的原因——因为星神就鼓励所有世界和平一统,会在这方面引导诸文明行走。

但是,苍星却不一样……正如同伊恩有泰拉之心,苍星也有‘梦中世界’!

她在最困难的虚境一道上已经大成,且已经掌握了‘技巧’与‘肉体’,只需要补上意志和能量,就可能去尝试!

而阿克塞尔,如若真的将全世界都变成伊奈迦二世的继承者,众生意志一致,由他的‘光铸国度’中转,或许也能融合全人类,成为某种意义上的‘人类意识统合体’亦或是‘神皇’,尝试踏足第六能级!

【这才是真正的‘永恒的意志’!这才是奥法道途踏足之后的路!】

此刻,苍星不禁感慨:【伊恩·银峰,你真的开辟出了一条新路!更加完善,更加规律的路!】

——这就是,奥法道途的‘第五阶段’!

比升华之道第六能级星神略低,但是比升华之道第五能级顶座更高,由人攀登至群星的【天梯】!

【好剑!】

此刻,被伊恩一剑扫入太空的四道霞光之一,那沉默的银灰色光芒显露了真身。

一柄庞大如山岳的巨剑凭空浮现,与伊恩的剑意互相对撞,稳住了身姿。

正是【举岳镇主·锻灵匠】,延疆,钲·银川!

和其他那些只是从和风细雨中,便感应到伊恩‘意志’的友方中立第五能级不同,锻灵匠感受到的剑势浩大无匹,与其说是刺,砍,斩,劈,不如说是碾与砸,压与撞!

一股沛不可挡的浩荡剑流混杂星球大气,割开时空,凝聚为一柄天地巨剑,直接将为了隐藏身份,没办法全力出手的他砸出泰拉,受了点小伤。

一招,便以一敌众,还将老牌第五能级击伤……当年的黑太阳和不动坚城组合都没这么凶,这么狂!

伊恩这跌落星神状态后的一剑,简直将势不可挡这个词写在了脸上,令所有以为他跌落星神状态后会虚弱的人都心中一惊。

“钲·银川……”

缓缓收剑,伊恩抬起头,平静地与对方交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来袭击我?”

“如此行为,你还称得上是守护泰拉一方的‘镇主’吗?”

其实他早就知道原因——伊恩实在是太多了,跑去延疆的也不少,钲·银川这个暴躁却豪迈,率直护短的老头心里什么想法他一看便知。

【袭击你的确是我的不对】果然,钲·银川干脆地认下错,但他却没有任何后悔:【因为我认为你的所作所为,对我们延疆不公平】

【永动机宣言,需要依仗人口,而我们延疆的人口本就稀少,明明国土广袤,强者众多,也曾为守护泰拉作出诸多功绩,甚至为了避免天启级灾害扩散,失去了大量子民,可投票权还不如甘特瑞格姆与九寒联盟】

【这种投票法,又岂能说是公平?】

如此说道,钲·银川是真的满心不甘:【更不用说,你伊恩银峰趁着所有人都着眼于投票时,尝试进阶第六能级……所有人都被你骗了!完整的永动机根本不是进阶第六能级的必要条件,可你在永动机宣言时却刻意将这两者统一】

【如若我知道第六能级不需要完整的永动机,我又何苦浪费这么多精力去思虑未来!】

【但我的确错了】言语中的愤慨突然消失,钲·银川的语气变得漠然严肃:【你刚才的确为泰拉众生恢复了龙岛封印,我不应该趁着这个时候偷袭于你】

【我受你一剑,理所应当】

“这世间没有公平。”伊恩微微点头,果不其然,钲·银川是觉得延疆在接下来的永动机争夺投票中必败无疑,觉得憋屈无奈,又看见伊恩尝试进阶第六能级,故而想要尝试最后的机会,也就是在伊恩复归第六能级,其他第五能级找到成就第六能级的方法前,率先进入第六能级,继而通过力量得到泰拉众生的投票,得到永动机。

这是延疆唯一的机会,他敢想敢做,完全在伊恩的预料之内。

所以,伊恩反问道:“不过,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结盟’呢?”

“永动机是永动机,是无限的能源,又不是只能给一个人用,只要率先协商好分配,签订盟约和义务……联盟显然比单打独斗好吧?”

【……】钲·银川怔然了一瞬,然后勃然大怒:【你又误导我们!永动机宣言时你说的就像是只能各自为战那样!】

【该死,我说你怎么到处寻找盟友,原来真的有结盟一说吗?!】

哈,你又没问。伊恩如此想到。实际上,除却钲·银川这种老实人外,像是四大正教其实早就察觉到了这点,不过四大正教本来就比较孤立,所以也没有扩散。

“真永动机,可以尝试进阶第六能级无数次。”

想了想,伊恩还是将自己知晓的信息道出,借着自己这一剑之威传遍全世界:“而像是光素熔炉,亦或是其他大规模以太炉心,亚永动机,只能使用一次,之后就会被封禁。”

“这是星神留下的‘捷径’,如若能抓住这次机会,自然就可成为第六能级,但如果抓不住这次机会,便还是得回去乖乖走正路。”

“我已不能走捷径了。”伊恩平静地笑着道:“而你们还有机会。”

伊恩并不打算追究这四位意图突袭自己的第五能级强者——肯定会有人出手的,因为永动机和第六能级,代表的是无限的可能性和实现梦想的力量,自己就算是拯救了世界也没用,更何况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摇篮之外的终焉,他们对此感受不深。

钲·银川等人愿意出手,其实算是帮了伊恩一个大忙,能让伊恩顺理成章地展现自己的力量,并且透露出‘结盟’这一可能性。

如此一来,第六能级的力量,就不再是想象。

那些原本怀有怀疑的强者,将会明白,这一切都是可以达成,自己的梦想是可以实现。

就像是此刻,伊恩从全世界强者应对自己‘一剑’的反应中,感应到的那些信息那样。

【永动机,第六能级……居然真的能抵达,能成就……】

浩荡的沧海之中,一个意志陷入沉思。

【居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移动群星,再次加固龙岛封印……】

水晶的蓝洞中,古老的龙王低声喃喃:【那么就算是千星之囚,或许也可以彻底解决?】

【既然如此……如若说仅仅是半步星神就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遥远的南方崖壁,一对夫妻互相对视一眼,目露无尽的欣喜与怀念:【那么,复活人也是可以的吧?】

纷纷扰扰的意志,不仅仅是强者的意志,人们的意志,无论是人类还是魔兽,所有智慧生命的意志,都在以太,都在源质和灵能的海洋中徘徊,衍生出万千思绪。

【既然如此】

【那么,实现地上天国也是可以的吧?】

【那么,创造出全新的大陆,承载我们一族也是办得到的吧?】

【如若说,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这力量可以如那伊恩银峰那样动荡天地,且长久维持下去的话,或许真的可以缔造出环,创造出天国,令千星众生繁衍生息】

【甚至,将逝去的诸魂呼唤而回,重建星神意欲建造的巨构,将那些本该和睦共处的文明都再造而出……】

【也是,办得到的吧?】

办得到的。

伊恩没有回应,但他在心中默念。

无论是什么愿望,什么未来,只要有永动机,有第六能级,总是能缔造而出。

所以,人们心中的这份渴望……那野心,欲望与愿望,都将变得更加强大。

如此一来,也将给予他更多的时间,去寻觅以太深处的奥秘,以及终焉真正的本质!

【这样就行了吗?】

在伊恩收剑后,真炎龙王和洪潮龙王便都走上前,拱卫在青年两侧:【经此一役,他们大概率是不敢妄动,随意侵入银峰领了……但其他第五能级如若没有找到前路,他们总是会想要在你手中得到解答】

【对于他们来说,答案可能比生命更重要,你要注意他们的袭击】

【我会留下来】镇星龙王站在银峰城堡的前方,通体金银的祂一旦不动,当真就像是一座金银铸造的雕像:【不要回绝,伊恩,你加固了龙岛封印,至少几十年内它不会出现误差,而从泰拉出发去龙岛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那就拜托您了。”伊恩微微点头,他其实根本就没想过拒绝,龙王们总是以为他很客气,但实际上他从不客气。

然后,伊恩便环视身边的一众友人,他微笑着点头,声音逐渐变得空灵,悠远,宛如自天穹之上而落:【那么,我就先走一步】

如此说道,他迈步,走向自己的朋友们:【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份礼物想要送给你们】

【请务必收下】

……

泰拉,帝国,南岭大公国。

哈里森港,白之民聚集地。

墓园。

身材低矮却壮实的老人行走在墓园的道路上。

阴沉的天空中飞舞着纤细的雨滴,落在人们的肩头就消失不见,需要浸润漫长的时间才能给予人一种‘湿润’的感觉。

普德长老行走了一段时间,然后缓缓止步于墓园一侧,看似平平无奇的坟前。

“埃内斯托,还有伊芙琳。”他注视着那造型简朴的墓碑,不禁喃喃低语:“你们的孩子……真的强大到了我也难以想象的地步。”

“本以为,他是家族复兴的希望,能引领我们走回帝都……但谁知道呢?”

“他就是陛下的后手,是第一骑士的弟子,他不仅仅引领我们重归荣耀,甚至,甚至……”

甚至自己,也成为了君王。

微微垂下目光,普德·切哈洛尔沃,亦或是说,普德·银峰。

银峰家族上一任大长老,终生荣誉长老不禁叹息,语调带着怀念,也带着欣喜:“我的父母去世多年,我从不怀念那个家族,只是因为母亲的愿望才行动奋斗,可即便如此,一生渡过,我也不过是碌碌,无甚成果。”

“你们这些本应该更有希望和未来的孩子,一个个倒在我的眼前。家族兴衰,总是以几代人为幅度,你们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而你们的孩子也完成了家族复兴的伟愿。”

“只是……我只是在想,那个孩子……是否早就预见到了今天?”

先知是一种奇怪的东西。

没有先知的预言,许多人会困惑于自己未来前路究竟该往何方行走,而有了先知的预言,无论是愿不愿意承认,他们都将得到道路——要不顺应预言而行,要不逆反预言而行。

他们都不迷茫。

可同样的,正因为无论是先知还是先知的信者都从不迷茫,故而旁观者就会疑惑,甚至恐惧……恐惧这份坚定,和一切完成预言的条件,是否是早就预定好的。

是一种不可更替的‘宿命’。

人类就是这样一种更奇怪的东西。

在没有路的时候,他们寻觅道路。

在有道路后,他们寻觅理由和意义。

在有了理由和意义后,他们又开始在乎这一切是否出自于自己的自由意识——自己是否是依照自己的意志行走在自己道上,而不是因为其他人的影响,预言,亦或是一种宿命。

如若被证实为宿命,他们就会颓废,愤怒,痛苦。

如若被证明不是,他们就会自信,勇敢,坦然。

当然,有些人被证明为宿命反而会自信坦然。人就是这么奇怪。

他们始终疑惑。

而普德长老则不一样。

与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先知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老人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

先知或许不仅仅预言了‘未来’。

还决定了自己的‘过去’。

伊恩·银峰。这个从小到大都极有主张的孩子,是否为了自己看见的那个未来,顺应着‘命运’,牺牲了许多人呢?

不仅仅是现在和未来的那些人,还有过去的那些人呢?

毕竟,在泰拉,谁都知道……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平凡的人生,是无法激活灵能的啊。

明明知道这种想法极其愚蠢,极其反逻辑,但是普德长老总是忍不住这样思考。

不是为了苛责伊恩,而是感到悲伤。

如若说,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在预见了这一切后,仍然只能这么选择的伊恩,究竟是预见到了多么大的灾难,而他要对抗的,又是怎样一种庞大的宿命?

普德长老并不知道,他只是侧过头,看向伊恩父母墓碑另一侧,一座无名的坟。

那坟中掩埋的躯体,也曾经是他的偶像,更是伊恩的老师。

“他要开创一个全新的世代,他要拯救世界,他要做的事情……是过去所有君王都无法想象的伟业。”

“他还记得你们吗?”微微摇头,普德长老准备转身离开。

他的寿命也快到了,就算是银峰领有所谓的‘人造冥府’,能让灵魂永存,但自己的肉身……也该寻觅一处墓地葬下。

那或许也是一次全新的开始。

但是,就在普德长老转过身的那一瞬,他看见了一个人影,与他一同并肩站在墓碑前。

【他们永远是我的父母,是我的老师】

发着淡淡光芒,只是一个虚影的伊恩由漫天细雨构成,他凝视着眼前的墓碑,然后转过头,看向普德长老:【而长老,你也永远是我的家人】

【正因为我要开辟未来,所以我永远不会忘记过去】

最新小说: 能把鬼怪当饭吃 婚后心动:凌总追妻有点甜 九星霸体诀 逆天邪神 武炼巅峰 绝代神主 惊天剑帝 帝霸 一世独尊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